走进工布藏族加定村-追梦者深度自由行游记(13)

3月20日是我们林芝之行的最后一天,从桃花村出来车行半小时左右我们就来到了工布藏族加定村,算是个藏民家访。

工布藏族实行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制,一个男人可以同时娶好几个女人,一个女人也可以同时嫁给一家中的兄弟几个人,年轻时跟几个兄弟轮流居住,年老时只跟家中的大哥一起居住,生下的孩子叫老大为阿爸,称其他的兄弟为阿杜。孩子生下来后男孩叫扎西,女孩叫卓玛,会抱到寺庙让喇嘛给小孩起名字,因此藏民没有姓氏。

成年的扎西每年4-8月会到山上去采虫草,因此冬季寺庙中藏族本地人是最多的时候,工布藏族的卓玛从10岁开始佩戴银器。

在西藏工布地区,无论是秋冬季节,还是春夏时令,藏族农牧民、商人、学生、儿童都身着一种用黑色氆氇呢缝织的服装。此装无领无袖,下幅分作前后两面三刀摆,似裙齐膝。衣襟、衣袖口和下摆衣缘镶着金边,古色古香,构成工布人独特的民族服饰风格。这就是工布服

传说有一年,工布遭到外敌的侵袭,为了维护本民族的尊严,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吉布藏王吉布亲自统率大军前去抗御。一个月后,官兵们御敌获胜凯旋归来,然而吉布藏王却没能看到这一幸福的时刻就不幸为民族捐躯了,在殓葬吉布藏王时,几位老阿妈依据他被敌人砍掉头和四肢的遗体,用自己织的氆氇,一针一线地为藏王缝制祀服。

为了纪念吉布藏王,后来,全部落的男女老幼都穿上这种祀服,取名为“工布服”。

其他藏区的新年,都是藏历正月初一。而工布藏族的新年,是在藏历十月初一。这里面还有个美好的传说。公元7世纪,工布地区受到北方霍尔人侵犯,而这时已届深秋,离新年不太远了,即将出征的迎敌的人们,有点舍不得离家。这时的工布王叫阿吉杰布,是位通达人情理解百姓的首领,他对将士们说,敌人来犯不能不去迎敌,过不好年也打不好仗,咱们就提前到十月初一过年,过完年再去好好打仗。于是,将士们百姓们一起,提前过了一个痛痛快快欢欢乐乐的新年。然后,将士们跟着体民情得民心的工布王,英勇地迎敌,奋不顾身地厮杀,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为了纪念当年义无反顾出征的将士和这次胜利的战争,从此工布藏族的新年,就都在十月初一过,并且一直流传至今。

藏族的丧葬习俗比较特别,分塔葬、火葬、天葬、土葬和水葬、树葬这六种,并且等级森严,界限分明。采用哪种葬仪,同时也主要取决于喇嘛的占卜。

塔葬是贤能大德圆寂后的一种高贵葬仪。有名望的活佛圆寂后,除大规模地诵经作法以外,要用水银和各种特质水擦拭遗体后用丝绸包扎,穿上袈裟,置于灵塔之中,将遗体保留下来。每天由侍守的喇嘛点上酥油灯昼夜供奉。灵塔种类很多,有金灵塔、银灵塔、木灵塔、泥灵塔等。灵塔的不同等级,是根据活佛的地位高低而定的。达赖、班禅圆寂后用金灵塔,其他活佛只能用银、木或泥灵塔。

火葬从藏族传统意义上说,火葬也是一种较为高贵的葬仪方式。其具体方式是把酥油倒在柴草上,然后将尸体火化,敛起骨灰盛入木匣或瓦罐中,埋在家中楼下或山顶、净地。墓似塔形。也有拣起骨灰带至高山之巅,顺风播撒或者撒在江河之中的。而德高望重的活佛、喇嘛施行火葬后。骨灰盛入金质或银质的小塔内。有的将骨灰置入塔内时,还同时盛入一些经典书籍、佛像、法器、金银财宝。以供人膜拜的这种塔一般名为灵塔或灵骨塔。

天葬是藏族较为普遍的一种葬俗,亦称“鸟葬”。用于一般的农牧民和普通人。藏族佛教信徒们认为,天葬寄托着一种升上“天堂”的愿望。每一地区都有天葬场地,即天葬场,有专人(天葬师)从事此业。人死后把尸体卷曲起来,把头屈于膝部,合成坐的姿势,用白色藏被包裹,放置于门后右侧的土台上,请喇嘛诵超度经。择吉日由背尸人将尸体背到天葬台,先点“桑”烟引起来秃鹫,喇嘛诵经完毕,由天葬师处理尸体。然后,群鹫应声飞至,争相啄食,以食尽最为吉祥,说明死者没有罪孽,灵魂已安然升天。如未被食净,要将剩余部分拣起焚化,同时念经超度。藏族人认为,天葬台周围山上的秃鹫,除吃人尸体外,不伤害任何小动物,是“神鸟”。天葬仪式一般在清晨举行。死者家属在天亮前,要把尸体送到天葬台,太阳徐徐升起,天葬仪式开始。未经允许,最好不要去观看。

水葬是经济条件较差、雇不起喇嘛的人家死了人时或死者是孤寡、幼童时,一般用水葬。水葬时,将尸体背到河边支解后,投入河中。也有的地方用白布或毛毯将尸体裹捆,然后坠上大石弃之河中,以供奉“河神”。

土葬对于藏民族而言,是最差的一种葬仪。一般患有麻疯、天花、炭殖等传染病的人以及强盗、杀人犯死后用土葬。土葬大概有两个含义:一是,根绝瘟疫的流行,二是,惩其罪过,打入地狱之意。

树葬是未成年小孩夭折后被送到原始森林的大树叉上的一种下葬方式。

离开加定村时已是晌午时分,此次藏民家访收获颇多,让我对藏族文化有了较深的了解,希望下次还有机会来到这里!

转载请注明出处:追梦者深度自由行 » 走进工布藏族加定村-追梦者深度自由行游记(13)

赞 (3)